青春性事: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 第一百九十四章 清晨性戏(2)

情感小说 发表于 2021-10-27 16:00


曹颖的狭小蜜洞越收缩越紧凑,一下下刮在鸡巴上,极度酸麻的快感增高,小嘴里发出梦呓般的哼声:“啊,早知这样,早就要和你做了,我快要死了,啊,抱紧我啊。”

她抽搐得越来越利害,蜜洞把龟头含得紧紧的。

林青卫疯狂地抽送着,曹颖脸上浮起一丝淡淡媚笑,“啊!好舒服。”

她娇弱无力地抱住林青的屁股,“别动,我又升天了,好快乐。”

龟头被蜜洞吸得紧紧的,吮吸得使林青骨软筋酥。

曹颖在林青身下扭动,小嘴不停在他口鼻和耳朵上亲吻着,手抚摸着他的胸,“啊,好舒服哦。”

“只要你舒服就好!”

“你的好大好长好粗好硬哦,你真的好棒耶。”

曹颖跨坐在林青身上,扶好鸡巴对准肉缝缓缓地坐下,饱满充实的感觉让她舒畅地吐出一口长气。

林青双手枕头笑咪咪地望着她。曹颖好像是偷作坏事的小孩被抓到一样,娇羞的俯下酥胸,把脸藏到林青肩头,林青搓揉坚挺饱满的乳峰,鸡巴缓慢却有力地顶耸起来。曹颖娇羞地配合着上下挺动,小腹深深地下凹,让酥胸显得更加饱满,“啊,啊,哎哟。”

她眼神散乱,秀发飞舞,陷入性爱的快感中,很快就到了高潮,娇躯缓缓地软倒下来。

随着林青前后抽送的动作,曹颖嫩白的臀肉产生出涟漪般的波纹,“唔,太好了,啊,美,美死了啊。”

曹颖忍不住地发出赞叹,无力地软趴在床上,“不行了,忍不住了呀。”

她微弱地呻吟着等待最后的时刻来临。

林青缓缓地将青筋暴涨的鸡巴向前抵,曹颖的蜜洞里层层迭迭的嫩肉将龟头紧缩致密地包夹着蠕动,他缓缓顶耸,手搓揉着她坚挺的乳房渐渐加快速度。

阴囊碰撞肥软滑嫩的臀肉的‘啪,啪‘声,以及抽送时刮动爱液发出‘噗吱,噗吱’声此起彼落,房间里充斥着曹颖淫靡的浪叫:“好爽,啊,真好,用力操我吧。”

林青抓着曹颖肉乎乎的小脚丫儿用力上推,把修长大腿朝向酥胸上压去,让曹颖很清楚地看见蜜洞口红嫩的阴唇,随着鸡巴的进出夸张的翻出挤进,她半眯着眼睛疯狂浪叫:“好,真舒服,啊,好爽,啊——”

拚命地向上耸动阴阜,让林青的冲击为她带来更大的快感。

林青卫两手紧紧地抱住她的双腿高高举起,龟头深深地插入用力地抽送着,麻痒充实混合成为一种极为诡异的快感,他看着曹颖迷人的娇躯,听着醉人的荡叫,一阵紧似一阵的快速抽送,终于也忍不住了,“曹颖,我要射了,让我射在里面好吗?”

他兴奋的大叫起来。

“射吧,射给我!”

林青一阵剧烈的抽动,精液向箭一样射进蜜洞深处。

“啊——”

曹颖发出一声凄厉的长叫,子宫口涌出大量的阴精,与滚烫精液在蜜洞里融合交汇。她娇躯急速颤抖,蜜洞里强烈收缩,层层叠叠的火热阴肉紧紧包住鸡巴蠕动吸嘬,象紧攥的小手一般把林青的龟头夹的隐隐作痛。

曹颖高潮的表现如此猛烈,让林青心里充满征服的快感。没想到这个当年好不起眼的丑小鸭,现在不但变成迷人的美少女,而且窈窕的娇躯压上去又软又弹,坚挺结实的乳房是那么有弹性,修长的大腿摸起来滑不留手。紧窄湿润的蜜洞刚一插入就自动蠕动包夹,操起来是那么的销魂。强烈的快感使林青射完精的鸡巴丝毫没有疲软,他又捉狭的轻轻顶动了两下。

“不要了,还来?”

曹颖感觉到鸡巴的坚硬,小手推着林青的腰出声阻止,“别闹了,快九点了,起床吧,你还要给我办工作上的事呢。”

“对呀。”

林青卫想起答应曹颖的事,可他说的是过两天,今天可是周末,政府是不办公的,没想到曹颖这么急,不是因为那个才以身相许的吧?

想到这里,林青兴味索然的抽出鸡巴,曹颖的阴唇因长时间的抽插而迟迟不能合拢。

“好,我现在去,办完事再来找你。”

林青有些闷闷不了的穿着衣服。

“办好了给我打电话。”

曹颖顺口回答了一声。这句话让林青的情绪更加低落了。‘哦,原来跟我只是一次性交易啊。’“好的,你等我消息吧。”

他迅速穿好衣服,脸凑过去亲昵一下的心情都没有了,敷衍的笑了笑就离开了。

林青发动车子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去了教育局。几步跑到楼上,正好遇到刚要出门的陈局长。“看你跑的那么急,找我有事儿?”

“是的。”

林青有点忐忑不安的喘了喘气,“我有点事轻求您帮忙。”

“什么事?说吧,看我能不能办。”

“是这样的,我有个同学今年师专毕业,她想进市第一小学,开始都谈好了,后来被人顶了,您看,能不能帮说句话。”

“同学?不会吧,你小子哪有那么热心啊,女朋友吧?”

陈局长饶有兴致的逗着林青。

林青不好意思的陪着笑,“真是什么也瞒不过您啊。”

“嗯,你等我一下,我打个电话问问。”

陈局长回头进了办公事。林青跟进去坐在门口的高档真皮沙发上。

“小张吗?我是老陈啊,我有个世侄女今年师专毕业,想去你们学校工作,没问题吧?”

陈局长拿起电话,口气轻松的调侃着。

“这是说哪里话呢,陈主任,你的侄女能有问题吗,让她开学前来报到吧,您放心,我一定好好照顾她。”

声音大的连林青都听到了。

“行了。”

陈局长放下电话,向林青点头示意。

“太好了,我真得好好谢谢您啊。”

陈局长拿过桌上的一张便笺,信手挥了几笔,“到时候拿这张条子找张校长就可以了。”

走过来轻轻拍了拍林青的肩,“你要真想谢我,别忘了请我喝你们俩的喜酒就行。”

“一定一定。”

没想到事情办的这么顺利,林青恭敬的点头哈腰。

“好了,我还有事要出去,没别的事就走吧。”

陈局长领着林青一前一后的下了楼。心情轻松的林青开着车直奔宋兵家。

兄弟们的前途都已选好,要么是打通关系继续上大学,要么准备特招入政府各部门,要么打算自己做生意,各位兄弟的家庭都是能量十足,前途无忧。

跟兄弟们厮混了两天,林青一直没有给曹颖打电话。这天突然接到军仔的传呼,才想起应该告诉曹颖一声,往她住的地方打了两次电话,都没人听。林青下午告别了朋友,坐车去找她。